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再建一个三维的九江石化

作者:AG8com 发布日期:2020-06-19 22:37



  1975年,上千人在江西省九江市东部的金鸡坡建造了九江石化。40年后的2015年,50多个年轻的技术员要利用休息时间在网络上再造一个三维的九江石化。

  今年2月,来自17个职能处室、生产单位的业务骨干被召集起来,并被赋予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承担全厂的“三维数字化逆向建模”任务。从炼油运行二部被抽调来的副主任师徐志海清晰地记得,刚接手任务时,大家甚至连任务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厂里安排了一个月的突击培训,徐志海这才明白,“正向建模”是先有模型后有实体,“逆向建模”是根据实体建设模型。“正向建模”可以让设计院充分发挥设计优势,规划蓝图。而“逆向建模”则需要对着一堆设备装置的“铁疙瘩”从零开始。

  九江石化总经理覃伟中始终相信,激活青年人的活力,一定能啃下这块“硬骨头”。

  在一个月的培训结束后,徐志海和他的队友们觉得这些“纸上谈兵”的理论并没有多大效果,因为在培训的一个月里,由于审批手续的繁琐,整个团队没有配备一台电脑。

  4月中旬,距离任务的截止时间还剩3个月,电脑来了,建模团队开始建模的实质工作。魔鬼般的建模工作也正式开始,由于建模团队所有人都有日常的工作任务,建模的工作时间被划定到每个工作日的晚上和周末。

  “其实我觉得还好,因为自己单身,平时回到宿舍也不知道做什么,上网玩游戏之类的消遣总让人很空虚。”从800万吨炼化项目部抽调的赖小赛对于加班工作看得很开,“绝对不是为了钱,每个季度象征性的几百块奖金相比于建模工作实在是少的可怜,更多的是为了抢先驾驭新技术的快感”。

  但显然团队里并非每个人都能像赖小赛那样“逍遥”。徐志海的妻子就给他出了一道选择题——要她还是模型。

  徐志海是瞒着妻子主动加入团队的,当时徐志海的妻子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在妻子需要陪伴的时候,他起早贪黑地跑到厂子里去建模,回到家里面对妻子的抱怨,只能装作无奈地交代说“领导安排任务,说明比较重视,必须完成”。

  “闹的最厉害的一次是直接让我选,如果再不陪她就要离婚,”徐志海说起那次风波还有点心有余悸。“最后我给她炖了排骨汤,老老实实在家里蹲了两天,等第三天她心情一好,当天晚上我就又溜出去了。”

  当面临家庭和工作时,可能这对于女员工而言是个更难抉择的事情。一边是自己坚守的工作岗位,一边是自己视如珍宝的孩子,这无疑给陈程出了一个难题。

  陈程有个不满1岁的女儿,在宝宝6个月大的时候她就加入了这个团队的技术组。刚被通知要加入这个团队的时候,陈程的顾虑还是挺大的。女儿还太小,离不开妈妈,而接手之后自己要加班到几点都是未知的。

  所幸家人非常支持,在陈程加班的时候,宝宝就由家人全程看护。但是陈程每天也还会利用午休时间骑自行车赶回家哄宝宝睡觉,“宝宝在家会闹,会吵着要妈妈。”

  “之前没有接触过三维,一开始觉得非常困难,无从下手。”即使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陈程,当面对“三维数字化逆向建模”时,依然是没有头绪,从零开始。

  “虽然培训时看着老师作图觉得特别简单,但当自己动手时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陈程坦言,在接受一个多月的培训后,依旧不知道从何下手。每天就靠着培训时发放的书本、记录的笔记、上网浏览摸索着开展工作,“可能还是和自己的专业有所关联,虽然有点困难,但是上手还是比较快的。”陈程笑着说。

  学习一个新的软件对于“技术控”的年轻人相对容易,但对于46岁的刘平来说却不简单。

  团队里常常出现这样的画面,一把年纪的信息中心主任师刘平站着请教电脑旁的年轻技术员,然后拿出纸笔,像学生一样工整地做好笔记。

  团队里的刘净松脑瓜活络,学习能力强,比较早地掌握了建模的方法,除了身体力行,毫无保留地“传帮带”,刘净松还建立起进度跟踪志,将全部问题搜集起来。“错误、问题就是财富”,不断丰富的进度跟踪志,就是“错误”的“百科全书”,把错误“晒出来”,就能让更多人“少犯错”。

  团队还面临着资料缺乏的问题,原始资料不准确、遗失的情况让建模没有了基本的参考资料。“只能边搜集资料边建模,白天量尺寸,晚上画模型。”这无疑给本来就紧张的任务增加了工作量。

  目前,管道模型已基本全部完成进入检验调整阶段,后续技术组将继续进行模型优化和数据集成。七月中旬,一座崭新的三维“九江石化”已被完整的搭建起来。

  “同类企业用一两千万完成的项目,我们用很低的成本和很高的责任感完成了。”项目负责人刘平骄傲地介绍到。

  1975年,上千人在江西省九江市东部的金鸡坡建造了九江石化。40年后的2015年,50多个年轻的技术员要利用休息时间在网络上再造一个三维的九江石化。

  今年2月,来自17个职能处室、生产单位的业务骨干被召集起来,并被赋予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承担全厂的“三维数字化逆向建模”任务。从炼油运行二部被抽调来的副主任师徐志海清晰地记得,刚接手任务时,大家甚至连任务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厂里安排了一个月的突击培训,徐志海这才明白,“正向建模”是先有模型后有实体,“逆向建模”是根据实体建设模型。“正向建模”可以让设计院充分发挥设计优势,规划蓝图。而“逆向建模”则需要对着一堆设备装置的“铁疙瘩”从零开始。

  九江石化总经理覃伟中始终相信,激活青年人的活力,一定能啃下这块“硬骨头”。

  在一个月的培训结束后,徐志海和他的队友们觉得这些“纸上谈兵”的理论并没有多大效果,因为在培训的一个月里,由于审批手续的繁琐,整个团队没有配备一台电脑。

  4月中旬,距离任务的截止时间还剩3个月,电脑来了,建模团队开始建模的实质工作。魔鬼般的建模工作也正式开始,由于建模团队所有人都有日常的工作任务,建模的工作时间被划定到每个工作日的晚上和周末。

  “其实我觉得还好,因为自己单身,平时回到宿舍也不知道做什么,上网玩游戏之类的消遣总让人很空虚。”从800万吨炼化项目部抽调的赖小赛对于加班工作看得很开,“绝对不是为了钱,每个季度象征性的几百块奖金相比于建模工作实在是少的可怜,更多的是为了抢先驾驭新技术的快感”。

  但显然团队里并非每个人都能像赖小赛那样“逍遥”。徐志海的妻子就给他出了一道选择题——要她还是模型。

  徐志海是瞒着妻子主动加入团队的,当时徐志海的妻子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在妻子需要陪伴的时候,他起早贪黑地跑到厂子里去建模,回到家里面对妻子的抱怨,只能装作无奈地交代说“领导安排任务,说明比较重视,必须完成”。

  “闹的最厉害的一次是直接让我选,如果再不陪她就要离婚,”徐志海说起那次风波还有点心有余悸。“最后我给她炖了排骨汤,老老实实在家里蹲了两天,等第三天她心情一好,当天晚上我就又溜出去了。”

  当面临家庭和工作时,可能这对于女员工而言是个更难抉择的事情。一边是自己坚守的工作岗位,一边是自己视如珍宝的孩子,这无疑给陈程出了一个难题。

  陈程有个不满1岁的女儿,在宝宝6个月大的时候她就加入了这个团队的技术组。刚被通知要加入这个团队的时候,陈程的顾虑还是挺大的。女儿还太小,离不开妈妈,而接手之后自己要加班到几点都是未知的。

  所幸家人非常支持,在陈程加班的时候,宝宝就由家人全程看护。但是陈程每天也还会利用午休时间骑自行车赶回家哄宝宝睡觉,“宝宝在家会闹,会吵着要妈妈。”

  “之前没有接触过三维,一开始觉得非常困难,无从下手。”即使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陈程,当面对“三维数字化逆向建模”时,依然是没有头绪,从零开始。

  “虽然培训时看着老师作图觉得特别简单,但当自己动手时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陈程坦言,在接受一个多月的培训后,依旧不知道从何下手。每天就靠着培训时发放的书本、记录的笔记、上网浏览摸索着开展工作,“可能还是和自己的专业有所关联,虽然有点困难,但是上手还是比较快的。”陈程笑着说。

  学习一个新的软件对于“技术控”的年轻人相对容易,但对于46岁的刘平来说却不简单。

  团队里常常出现这样的画面,一把年纪的信息中心主任师刘平站着请教电脑旁的年轻技术员,然后拿出纸笔,像学生一样工整地做好笔记。

  团队里的刘净松脑瓜活络,学习能力强,比较早地掌握了建模的方法,除了身体力行,毫无保留地“传帮带”,刘净松还建立起进度跟踪志,将全部问题搜集起来。“错误、问题就是财富”,不断丰富的进度跟踪志,就是“错误”的“百科全书”,把错误“晒出来”,就能让更多人“少犯错”。

  团队还面临着资料缺乏的问题,原始资料不准确、遗失的情况让建模没有了基本的参考资料。“只能边搜集资料边建模,白天量尺寸,晚上画模型。”这无疑给本来就紧张的任务增加了工作量。

  目前,管道模型已基本全部完成进入检验调整阶段,后续技术组将继续进行模型优化和数据集成。七月中旬,一座崭新的三维“九江石化”已被完整的搭建起来。

  “同类企业用一两千万完成的项目,我们用很低的成本和很高的责任感完成了。”项目负责人刘平骄傲地介绍到。

AG8com